Sitemap: http://www.thepurplegrotto.com/sitemap.xml

當前位置 > 河南省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工作事務(wù)中心 成果展示

早期仰韶文化開(kāi)創(chuàng )中華文明起源新進(jìn)程

來(lái)源:河南省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工作事務(wù)中心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5-31

  作者:魏興濤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報》( 2022年09月23日05版)

  對中華文明歷史的研究一直是中國考古學(xué)最為關(guān)注的研究課題。經(jīng)過(guò)數代考古人的辛勤探索,尤其是進(jìn)入21世紀以來(lái),隨著(zhù)多階段“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實(shí)施,中華文明起源研究持續深化、成果卓著(zhù),實(shí)證了我國百萬(wàn)年人類(lèi)史、一萬(wàn)年文化史、五千多年文明史。但是,中華文明博大精深、源遠流長(cháng),文明歷史研究仍然任重道遠。其中,文明的形成是長(cháng)期復雜的宏大過(guò)程。在文明的肇始、誕生之前,必然有一個(gè)社會(huì )復雜化和文明化逐漸萌芽、產(chǎn)生、發(fā)展的演進(jìn)歷程。在確定五千多年文明史之后,追溯文明的形成基礎和起源過(guò)程,應是中華文明歷史研究的一大內容。而近來(lái)早期仰韶文化的考古發(fā)現與研究進(jìn)展為相關(guān)問(wèn)題的探討提供了重要契機。

重要地位及其主要發(fā)展階段

  仰韶文化是以黃河中游地區為主要分布區域的一支重要的新石器文化。這一考古學(xué)文化是我國發(fā)現最早、發(fā)掘遺址最多、文化區域遼闊、延續時(shí)間長(cháng)、內涵豐富、影響深遠的新石器文化,距今約7000—4700年,代表了我國新石器時(shí)代一個(gè)非常重要的發(fā)展階段。作為我國分布范圍最大、達10余個(gè)省區市的考古學(xué)文化,仰韶文化在不同時(shí)期、不同區域內又可分為不同的類(lèi)型或文化。因此,仰韶文化是一支巨大的文化叢體或文化系統,在中國史前考古研究中占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就中國考古學(xué)史整體而言,考古界有一種重要意見(jiàn)認為,按照學(xué)術(shù)目標的不同,史前考古學(xué)研究可大致以20世紀八九十年代為界分為前后兩段,以前主要是構架文化體系的研究,此后提升到復原或重建歷史的高度。(趙輝:《考古學(xué)關(guān)于中國文明起源問(wèn)題的研究》,《古代文明》第2卷,文物出版社2003年版)自20世紀20年代中國考古學(xué)誕生,迄至80年代,即上述的前一階段,主要的考古實(shí)踐和多數重要考古發(fā)現都在黃河流域。因此,仰韶文化尤其是其特征及分期譜系,曾長(cháng)期成為中國新石器時(shí)代考古學(xué)研究的主要內容和中心課題,相關(guān)研究成果往往帶動(dòng)著(zhù)對我國史前文化的研究與認知,甚至引領(lǐng)了中國考古學(xué)發(fā)展。在上述的后一階段,即20世紀90年代以來(lái),因其已構建起較完整的發(fā)展序列和較清晰的文化內涵面貌,仰韶文化遂成為通過(guò)聚落考古等全面復原中國史前歷史這一更高目標、開(kāi)展史前社會(huì )復雜化和文明化研究最為理想的主要新石器文化之一。

  在仰韶文化發(fā)展階段方面,以往較為普遍的觀(guān)點(diǎn)是,以陜西省西安半坡、河南省三門(mén)峽廟底溝和山西省芮城西王村遺址,分別作為仰韶早期、中期、晚期代表的三期說(shuō)。近年來(lái),隨著(zhù)材料的增加和研究的深入,我們傾向于將仰韶文化大體分為初、早、中、晚四個(gè)時(shí)期,即在半坡期之前,增加以山西省翼城棗園遺址為代表的初期。但從仰韶文化的總體社會(huì )發(fā)展狀況看,仰韶文化的初期、早期約屬于一個(gè)大的階段,當前可暫統稱(chēng)為仰韶早期。由于仰韶文化歷時(shí)較長(cháng),前后達兩千余年,早、中、晚每一時(shí)期的社會(huì )發(fā)展狀況存在較大差異。就社會(huì )復雜化而言,以往的研究更多地涉及對仰韶中、晚期社會(huì )的探討。其實(shí),仰韶早期的文化與社會(huì )便有了長(cháng)足的發(fā)展,這時(shí)已出現中國最早明顯的社會(huì )階層分化現象,由此開(kāi)創(chuàng )了中華文明起源新的恢宏歷程。

突出成就與社會(huì )分化 

  距今約7000—5800年的仰韶文化早期處于全新世大暖期最盛階段,中國大部分地區氣候溫暖濕潤,優(yōu)越的水熱條件為仰韶早期以旱作為主的農業(yè)經(jīng)濟和聚落的發(fā)展提供了良好基礎。這一時(shí)期仰韶文化內部主要有關(guān)中地區的零口、半坡類(lèi)型,豫北冀南的下潘汪、后崗類(lèi)型,豫中南的石固、下王崗類(lèi)型,豫西晉南的棗園、東莊類(lèi)型等。

  已有考古資料顯示,自裴李崗文化等演變?yōu)檠錾匚幕?,中原地區進(jìn)入了長(cháng)達兩千多年整體穩定的發(fā)展階段。仰韶文化各時(shí)期各區域基本一脈相承,后期都是在前一期基礎上的連續發(fā)展,其中初期、早期以及中期屬于該文化的持續上升階段。據以往發(fā)掘和研究成果可知,關(guān)中渭河流域仰韶早期聚落發(fā)達,在陜西省臨潼姜寨和半坡遺址揭露出較為完整的聚落結構,規模較大,皆為經(jīng)過(guò)精心規劃的環(huán)壕聚落,在壕溝圈護的聚落內部功能分區明確,由一座大型房址居中和旁邊多座小型房址構成的居住群成組有序地圍成圓圈,所有房門(mén)朝向中央,呈現出強烈的凝聚式、向心式的特點(diǎn)。除聚落內部整齊的生活區外,環(huán)壕外墓葬區也多經(jīng)過(guò)有意識的規劃,墓葬依序排列。盡管這一時(shí)期墓葬埋葬形態(tài)多樣,包括單人葬、合葬、一次葬、二次葬等多種葬式,但將成年死者葬入公共墓地、夭折兒童以甕棺葬的形式埋葬在房屋附近等喪葬習俗是大多數聚落遵從的原則,多人二次葬則應是收集的聚落中較長(cháng)時(shí)期亡故者遺骸每隔一段時(shí)間行施集體葬儀的結果。其他區域也基本為此類(lèi)聚落布局特征,如屬洛河支流澗河流域的河南省新安荒坡遺址同樣由環(huán)壕內側的生活儲藏區與外側的燒陶及墓葬區構成。由此,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這一階段聚落外部穩定和內部有序的社會(huì )生活。

  近年來(lái),分子生物學(xué)等前沿自然科學(xué)的一系列技術(shù)被運用到考古研究,大大促進(jìn)了人們對于古代技術(shù)成就的認知。通過(guò)小口尖底瓶?jì)鹊臍埩粑锓治?,在仰韶文化早期關(guān)中半坡、姜寨和豫西靈寶城煙遺址都發(fā)現了谷芽酒遺留的證據,表明釀酒活動(dòng)已較普及。在城煙遺址出土的小口尖底瓶水垢中,方解石晶體的有序度顯示這種器物在釀酒過(guò)程中溫度多在50℃—25℃之間,與釀酒時(shí)酵母等微生物生長(cháng)溫度相吻合。水垢中提取的微體化石及特征表明,這些水垢是在釀酒過(guò)程中形成的,由此反映出在仰韶文化早期,城煙遺址先民已經(jīng)掌握了成熟的釀酒控溫技術(shù)。在城煙遺址幼兒甕棺葬中還檢測到仰韶早期絲織物的殘留信息,并發(fā)現石雕蠶繭藝術(shù)品,在同時(shí)期的山西省夏縣師村遺址還發(fā)現多件石雕和陶制的蠶蛹形象文物,表明仰韶早期桑蠶業(yè)已有顯著(zhù)發(fā)展,為中國古代絲帛文明的發(fā)展奠定了穩固基礎,從而以堅實(shí)的材料證明,絲綢發(fā)源于我國,是古代中國對人類(lèi)作出的一大貢獻。這些發(fā)現,反映出仰韶早期豐富多樣的農業(yè)定居生活的社會(huì )發(fā)展圖景。

  值得特別注意的是,最近在城煙、師村遺址均發(fā)現了仰韶早期(前者明確屬于仰韶初期)的城墻和城壕,聚落防御色彩已較濃厚,可知黃河流域距今約6500年前已開(kāi)始營(yíng)建城址,在城鄉分野上邁出了堅實(shí)的第一步,從而表明仰韶早期一些地區已率先出現城址與一般聚落的差別,聚落間顯現分化。

  早在20世紀80年代,在豫東北濮陽(yáng)西水坡遺址經(jīng)過(guò)搶救性發(fā)掘出土了仰韶早期四組沿子午線(xiàn)方向等距排列的大型蚌塑龍虎圖案和特殊墓葬。其中第一組蚌塑圖案發(fā)現于墓中,墓主人位于蚌塑圖案的中央,東方為龍,西方為虎,北為人的一對脛骨和蚌殼擺成三角形構成的似北斗七星狀圖案。第二組圖案有龍、虎、鹿和蜘蛛。第三組圖案為人騎龍和虎。特殊墓葬的人骨被截去了雙脛骨。蚌塑圖案及特殊墓葬在一個(gè)平面上自南向北一字排開(kāi),層位一致,年代相同。蚌塑圖案發(fā)現后,學(xué)術(shù)界關(guān)于其性質(zhì)、用途展開(kāi)了激烈的討論,或認為是大型祭祀活動(dòng)留下來(lái)的遺存;或認為龍、虎、鹿的藝術(shù)形象是我國古代原始道教中的龍虎鹿三蹻(張光直:《濮陽(yáng)三蹻與中國古代美術(shù)上的人獸母題》,《文物》1988年第11期),遠在仰韶早期階段我國就已經(jīng)出現了原始道教觀(guān)念的萌芽;或解讀其為中國最早的天文和宗教祭祀遺跡,反映了當時(shí)高度發(fā)達的知識體系、思想觀(guān)念、農時(shí)意識、宗教和王權制度(馮時(shí):《河南濮陽(yáng)西水坡45號墓的天文學(xué)研究》,《文物》1990年第3期)。我們從聚落考古、社會(huì )分化的角度可知,當時(shí)至少存在像該遺址這樣內涵豐富、擁有特殊遺跡的聚落與其他普通聚落的差別,以及駕龍馭虎的大型墓葬墓主、小型墓中葬者一般平民與作為特殊墓葬內被截去雙腿骨者的人員身份差別,聚落間出現差異,社會(huì )成員開(kāi)始階層分化。

  從上述聚落材料與重要文化現象來(lái)看,早期仰韶文化有著(zhù)穩定的農業(yè)定居社會(huì ),技術(shù)顯著(zhù)進(jìn)步。中原地區一些區域出現迄今所見(jiàn)中國最早的城防系統,社會(huì )成員之間出現了階層與身份差別,社會(huì )內部已產(chǎn)生分層跡象,多種證據表明仰韶早期在中國史前各文化區中最早出現明顯的社會(huì )復雜化、文明化現象,文明晨曦初露。

開(kāi)創(chuàng )文明起源新進(jìn)程

  目前的考古證據顯示,在更早的距今約8500—7000年前的裴李崗文化時(shí)期,中原地區聚落與社會(huì )尚較平等。但是,一些遺址已經(jīng)出現不同尋常的經(jīng)濟技術(shù)、文化成就和文明因素。例如,河南省舞陽(yáng)賈湖遺址出土有原始栽培稻實(shí)物、豬骨、祭祀用狗、骨笛、鍥刻符號、隨葬成組龜甲、酒類(lèi)和絲類(lèi)殘留物,西平謝老莊遺址出土了陶質(zhì)大型動(dòng)物頭部雕塑和東亞年代最早的水井等。這些重要發(fā)現與禮樂(lè )、占卜、祭祀等中華文明基本特質(zhì)密切相關(guān)??梢?jiàn),這一時(shí)期已經(jīng)出現較為先進(jìn)和復雜的技術(shù)知識、音樂(lè )藝術(shù)、風(fēng)尚禮儀、思想觀(guān)念、宗教意識以及人們行為與社會(huì )習俗的傳統趨向。

  此后在仰韶早期發(fā)展的基礎上,中原地區到仰韶中期文化和聚落都最為繁盛,并達到頂峰。仰韶文化分布區面貌空前一致,同時(shí)輻射力強勁,對周邊文化產(chǎn)生了巨大影響,是其大發(fā)展與大擴張階段,社會(huì )復雜化進(jìn)程加速,文明化顯著(zhù)呈現,有研究者認為已經(jīng)出現文化上的“早期中國”。(韓建業(yè):《最早中國:多元一體早期中國的形成》,《中原文物》2019年第5期)仰韶晚期的社會(huì )復雜化進(jìn)一步發(fā)展,鄭州西北一帶文化和社會(huì )發(fā)展成就突出,尤其是雙槐樹(shù)遺址的發(fā)現成為實(shí)證中原地區5000多年文明的重要證據。(王?。骸吨腥A5000多年文明的考古實(shí)證》,《求是》2020年第2期)以鞏義雙槐樹(shù)遺址超大型聚落與西山、大河村、點(diǎn)軍臺遺址的古城址為代表的政治實(shí)體形成,這時(shí)應已邁入文明社會(huì )門(mén)檻,成為中國最早產(chǎn)生的區域文明之一。

  從以上梳理可以較清晰地看到,就目前考古材料而言,裴李崗文化時(shí)期主要是史前社會(huì )的物質(zhì)積累階段,是技術(shù)知識、禮儀藝術(shù)和思想意識的奠基階段,到仰韶文化中、晚期文明化更加發(fā)展,逐步出現區域文明。而居于其間的早期仰韶文化,則是從此前的基本平等社會(huì )演進(jìn)為開(kāi)始出現聚落和社會(huì )階層分化的重要階段,社會(huì )進(jìn)步加速,由此正式拉開(kāi)了中原地區的文明化大幕。早期仰韶文化在中國史前率先出現較顯著(zhù)的社會(huì )復雜化和文明化現象,處于探討史前社會(huì )發(fā)展轉變的關(guān)鍵時(shí)期,是早期文明化歷程中的主要一環(huán),開(kāi)創(chuàng )了中國文明起源新的恢宏進(jìn)程。因此,它應是需要引起我們充分重視和今后深入開(kāi)展中華文明探源研究的重要對象。

 ?。ㄗ髡撸何号d濤,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員、中國考古學(xué)會(huì )理事)